在中国,事情的对错常常有争议,但贪腐是坏的,这是全社会都不存疑义的大是大非。曾几何时,一些贪官有“不被追究”的侥幸。当反腐败如秋风扫落叶般在全国开展起来后,他们因自知有罪在身而草木皆兵。他们知道自己面临的是社会正义同个人作恶之间的因果报应,除了接受正义的处置,他们别无选择。

摘要:
在进行了历时一年的调查后,中共6日凌晨宣布开除原政治局常委、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党籍,并将其案移送司法机关。从官方公布的罪状内容判断,首次被指“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已经正式被捕的周永康极有可能面临死缓刑罚

…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报道,在进行了历时一年的调查后,中共6日凌晨宣布开除原政治局常委、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党籍,并将其案移送司法机关。从官方公布的罪状内容判断,首次被指“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已经正式被捕的周永康极有可能面临死缓刑罚。  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通报,中共政治局会议5日审议并通过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最高人民检察院随后宣布,对周永康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予以逮捕,目前正进行相关侦查工作。  周永康由此成为中共史上首位因腐败而落马的政治局常委级“大老虎”,打破了“刑不上常委”的惯例。  官方6日也首次披露,周案的正式党内立案调查时间是在去年12月1日,当时政治局常委会开会听取了中纪委汇报周永康违纪线索的情况,并决定启动核查工作。  今年7月29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听取了中纪委开展核查工作情况的汇报,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  历经四个月的审查结果显示,周永康涉嫌犯下七大罪,排在首位的是严重违反中共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和保密纪律。这是官方首次披露周永康涉嫌犯下的罪名。  周永康也被指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  此外,周永康还涉嫌“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并与多名女性通奸和进行权色、钱色交易。  新华社的通报并称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的“其他涉嫌犯罪线索”,但没有进一步说明。  通报也指“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党的性质和宗旨,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极大损害党的形象,给党和人民事业造成重大损失,影响极其恶劣”。  中国政治评论员邓聿文受访时评估,周永康面临的罪名比中共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的严重,因此可能被判死缓。  薄熙来去年因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徐才厚腐败案件仍在调查中。  但邓聿文也补充说,最终的判决得视周永康配合的程度,如果他在庭审过程中表现出抗拒行为,也不排除他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  根据中国刑法,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的案件可被判以死刑。滥用职权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的最高刑期分别为10年和7年。  而“泄露国家秘密”这一罪状也引起外界诸多揣测,并为周案接下来会否公开审判留下悬念。  对此,邓聿文认为,除非周案涉及国家安全,否则官方可能仿照去年薄熙来一审,对周永康公审。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则分析,公审周永康对贪官来说将起到很好的震慑作用,对社会而言也会释放正能量。  但许耀桐认为,由于周案涉及国家机密,所以整个案件可能不宜公审。  正因为周案存有高度敏感性,有分析认为,虽然中共政治局在5日就作出开除周永康党籍的处分,但官方为了淡化周案的影响,并未在央视当晚7时的《新闻联播》上宣布,而是罕见地延至第二天凌晨才对外发布消息。  但也有人指出这并非刻意之举。中国独立时评人陈杰人透露,政治局当天开完会其实已是晚上8时,之后需要将周永康的处分决定传达至省部级干部,这项工作完成后已是午夜12时,而走完这套党内程序后方能对外宣布。  陈杰人说,官方并未刻意选择在凌晨公告周案的进展,事实恰好相反,相关单位其实是在抓紧时间发布这项重磅消息。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6日在头版发表评论说,对周永康的处分表明了中央“坚定不移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坚强意志和鲜明态度”,体现了“党坚持党纪国法面前人人平等、反腐没有禁区的原则”。  该评论也指“腐败现象是侵入党的健康肌体的毒瘤”,为此“要通过查处周永康严重违纪案件,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

周永康5日被开除党籍,其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被移送司法机关。周永康曾是中国政法系统的最高负责人,有政治局常委之尊,就在几年前,很多人大概以为他这个级别的高官“不会出事”。周的落马成为反腐败向纵深发展并被公众进一步认识的新里程碑。

十八大以来已有周永康、徐才厚两名前一届中央政治局以上高官落马,两人曾握有强力部门重权,影响力不言而喻。这些年还有一批强力部门高官及其他省部级高官因贪腐被查处,他们的权力若加在一起看上去相当了得。一直有一种声音认为反腐力度太大可能“不利稳定”,还有人担心一些大老虎或会“联手反扑”。

周永康;中国;环球时报;主导;腐败

新葡萄京,曾有人不相信中国的反腐败能深入推进下去,敢于指向并且推得倒“任何”腐败分子。而事实证明了反腐败的确有这样的力量。特别是在自媒体新媒体和网络监督形成合力后,澎湃汹涌的民意为反腐败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能量支撑,增加了执政党和全社会围绕反腐败的决心和勇气。

反腐败是件复杂艰巨的工作,但它的正确性从一开始就确定了。邪不压正,是传统中国的一项既定主题,它今天也在不断形成升级版。它和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同生共进,和依法治国与依宪执政的实现过程齐头并进。正因如此,反腐败形势虽然常被冠以“严峻”的形容词,它的未来同时被广泛认为是光明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