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早在2016年9月,李某强、户某军伙同他人在安阳市殷都区钢三路与安钢大道交叉口附近盗掘古文化遗址,该地址在殷墟遗址建设控制地带内。2016年10月,李某强伙同他人在安阳市殷都区中州路税务局家属院2单元1楼南户后院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该地址在殷墟遗址一般保护区内。2016年国庆节后,户某军伙同他人在安阳市殷都区梅园庄北街废弃的幼儿园内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该地址在殷墟遗址一般保护区内。

焦作市马村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石某兴、赵某双等十五人非法倾倒、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并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分别判处一年至四年有期徒刑,并处或单处罚金3000元至5万元。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相关发言人表示,人文遗迹属于社会公共资源,是环境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破坏属于人文遗迹的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就是破坏生态环境。我国刑法为了突出保护在历史、艺术、科学等方面具有很高价值的古墓葬及文物,将该罪规定为“行为犯”,即行为人只要实施了非法挖掘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的行为即可构成本罪。本案户某军等6人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殷墟遗址保护区范围内多次实施盗掘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行为,被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重刑,体现了河南严厉打击盗掘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犯罪的司法政策导向,对提高公众文物保护意识、震慑潜在的破坏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行为具有典型意义。

2016年9月,李某强、户某军伙同他人在安阳市殷都区钢三路与安钢大道交叉口附近盗掘古文化遗址,该地址在殷墟建设控制地带内。

据介绍,2017年6月、7月,户某军、李某强、袁某兴伙同他人在安阳市殷都区梅园庄北街实施盗掘行为,盗挖出两个青钢戈并以3000元价格出售。经鉴定,盗掘位置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殷墟遗址保护区范围内,该行为破坏了殷墟遗址的商代文化层。2017年7月,户某军、袁某兴、霍某、霍某忠等人在安阳市殷都区小庄村91号院北屋内实施盗掘行为。经鉴定,盗掘位置属殷墟遗址保护区范围内,属于殷墟时期的文化遗址与墓葬叠压区域。

2017年6、7月份,户某军、李某强、袁某兴伙同他人在安阳市殷都区梅园庄北街实施盗掘行为,盗挖出两个青钢戈并以3000元价格出售。经鉴定,盗掘位置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殷墟遗址保护区范围内,该行为破坏了殷墟遗址的商代文化层。

安阳市殷都区人民法院认为,户某军、李某强、袁某兴等六人在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殷墟遗址保护区范围内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其行为均已构成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分别判处户某军等6人十二年至十四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5万元至20万元。

2016年10月,李某强伙同他人在安阳市殷都区中州路税务局家属院2单元1楼南户后院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该地址在殷墟保护区一般保护区内。

6月4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该省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进行了情况通报。多次在殷墟遗址保护区盗掘古文化遗址的户某军等6人获重刑。

案发后,钱某群等5人退赔违法所得各5万元,石某兴、虞某统的家属分别出资50万元作为本案污染环境处置费用。

中国文化传媒网融媒体记者 陈关超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孙科 通讯员 董亚伟

B、收了数百吨制药公司生产的废物,挖坑掩埋,他们被判刑

我国刑法为了突出保护在历史、艺术、科学等方面具有很高价值的古墓葬及文物,将该罪规定为“行为犯”,即行为人只要实施了非法挖掘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的行为,即可构成本罪。

该案的审判,充分发挥了刑罚的惩戒作用,向社会宣示了人民法院严厉打击污染环境犯罪的决心,具有很好的评价、指引和示范作用。

钱某群和卢某东在濮城镇非法处置上述危险废物约23吨后,将其余危险废物存放于一废弃工厂内。

意义:

世界环境日将至,6月4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全省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进行了情况通报,并公布了一批典型案例。

人文遗迹属于社会公共资源,是环境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破坏属于人文遗迹的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就是破坏生态环境。

2016年11月至2017年4月,钱某群和卢某东明知河南省焦作市人赵某双没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仍然联系石某兴、虞某统,四人先后将海洲制药公司产生的废物约300吨跨省转移到焦作市马村区,赵某双先将危险废物存放在马村区安阳城乡一废弃的院落内,后担心被发现,就多次伙同其余被告人在焦作市马村区三处地方挖坑进行掩埋,造成当地环境严重污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