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一日,小和尚下山挑水,捡到了一大包卫生巾,足足有三十三片,小和尚不知为何物,于是就交给了老方丈,老方丈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因为这包卫生巾是一个女老外来此观光不小心丢的,上面仅是一些外国文,不认识呀.

和尚们围着邓斌念着经文,他一动不动,跪在地上任凭老方丈用剪子卡擦卡擦地剪掉邓斌的头发,他闭着眼睛,听着那些经文,经文使人头晕目眩,完全听不出他们究竟说的是什么?
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老方丈说完后,邓斌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这是一片森林里,他看着刚刚从自己头上剪下来的那些头发被老方丈放进了坛子里,然后放在了他前面的一块空地上,坛子周围摆满了水果,最前面还有三柱香在燃烧。老方丈说:我们仁慈寺是没有仇恨、没有争斗的地方,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要再有任何的邪念,剪掉头发以后你就是个崭新的人,我把你的头发放在了这块空地上,以便用它来祭奠那些被你伤害过的灵魂,它会随着时间慢慢化为灰烬。你要记住,这段时间你不可碰倒它,否则,这坛子里的头发就会变成厉鬼就会出来夺去你的性命!
听完了老方丈的话他点了点头,他说: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洗去我曾经的罪恶。
这天早上,邓斌在寺院外面扫门前的树叶,这时,旁边的老方丈说:你有心事?
邓斌停止了扫地,他站直身说:没有。 老方丈摇了摇头说:不,你的扫帚告诉我了,你有心事。你扫地的时候,每扫一下忽而长,忽而短,可见你的心思完全没在扫地上,你好像还有心事。
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邓斌一阵愧疚,他说:没错,有点。
突然,一棍子打在了邓斌的脑袋上,邓斌捂着脑袋急忙跑开了,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孙雯的父母,他们老两口拿着棍子要冲上来,但被老方丈和其他几名和尚拦住了。
孙雯的母亲指着邓斌破口大骂:你这个杀人犯!我女儿就是被你害死的,我们跟你没完。
邓斌没有理他们,而是转过身走进了寺院里。邓斌走进了储藏室,他打开了自己来的时候拎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女孩的照片,他看着照片,用手轻轻地摸着上面的人脸,仿佛里面的那个人就在眼前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老方丈走了进来,他说:邓斌,不要过意不去,这种事以前就发生过很多次,你在这里认真地改过自新,外面的一切会慢慢地和你失去瓜葛。 邓斌说:其实,他们是我以前的女朋友的父母
好了,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你把你的女朋友杀了是不是?人做了坏事以后不是要想着怎么去惩罚自己,而是要想着怎么改变自己,用最新的自己去弥补过去时所犯下的罪恶,那比用任何刑罚处罚更有用。
我知道了,我会改变成一个全新的自己的。 但是你有信心吗?我这里有一本忍经,你没事的时候就念经,它会对你有所帮助的,我先出去了。
邓斌看到老方丈留下的是一本薄薄的一本经文,他打开了第一页,然后慢慢地往下念
已经到了深夜,他还在一个人念着经文,这时,他听到了一些人说话的声音:一定要找到他,我非要让他下去陪我的女儿!邓斌悄悄地趴在窗台上看到竟然是孙雯的父亲和几个壮汉偷偷溜进来了,邓斌急忙收拾好自己的包,然后,他抓起包飞快地打开后窗逃跑了。
深夜的树林里只有月亮照着大地,他一个人跑着,不知跑了多久,累了满头大汗。突然!一只手抓住了邓斌的包!他回头一看——是老方丈,老方丈说:你要干什么去?
邓斌顾不了那么多了,满头大汗,六神无主地说:他们来找我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可老方丈抓着他的包就是不肯放手,老方丈生气地说:你忘了你来这里是干什么吗?这里是仁慈寺,你难道不想洗脱你的罪恶吗?
我什么都不想了!我根本就没想洗脱我的罪恶!我只是来这里躲避的,老子杀了一个人,就不差你一个,快放手!快放手!邓斌曾经那种野性此刻完全暴露出来了。
老方丈说:我已经放手了。
突然,邓斌发现老方丈根本就没有抓住包,而是包自己悬空在他面前的,邓斌吓得扔下了包飞快地逃走了。
黑暗的树林中他不知跑了多久,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绊倒了,他回头一看——是那个用来祭祀的坛子!他想起老方丈说的话:你要记住,这段时间你不可碰到它,否则,这坛子里的头发就会变成厉鬼就会出来夺去你的性命!邓斌更是慌了神了,他看到从坛子里慢慢地爬出了一个人!那个人抬起来头,那个人居然是孙雯!
啊!邓斌大叫一身站起身就跑,可这时孙雯已经站起来了,她的头发随着风向后飘扬着,脸没有一丝血色,眼眶里没有眼珠,留下两个黑洞!
他没命地往前跑,可山里的树木好像和他作对一样怎么也走不出去,他听见从树林里隐隐约约地传出一些人尖锐的笑声,他猛地站住了,他发现前面的一棵树上挂满了人头!每个人头的眼睛都闪着绿光,他们都在看着邓斌,邓斌回过头。突然!孙雯的手已经抓住了邓斌的喉咙!
孙雯的那双手僵硬、冰冷、有力。仿佛五根铁钩子慢慢地嵌入了他的喉咙里,血顺着她那苍白的手指上缓缓流淌下来,邓斌叫也叫不出声,慢慢地,他感觉得到那五根僵硬的手指全部嵌入了他的喉咙里。
第二天,仁慈寺的和尚们在山里发现了邓斌的尸体,他的喉咙被什么东西扣破了,双眼暴凸,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像死前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在场的孙雯的父亲大骂:别以为这个混蛋能跑得了,他以为躲起来就能摆脱自己所犯下的一切。人如果犯了大的罪恶,就没法改过自新啦!
作者qq:646536601,欢迎各路高手、读者的指点和交流

于是,老方丈召集寺院众僧召开专题研究大会,主题是:此为何物,已尽其用.

大家每人一片,仔细研究后,议论纷纷,各抒己见.打扫卫生的和尚说:这是一种新型的抹桌布,可以将积累多年的灰尘一抹了之。。。

厨房里刷碗的和尚说:不对,这是一种外国的高级刷碗布,可以彻底清除餐具上的各种油渍,污渍,奶渍,以及顽固性污染物。。。

寺院里的文书说:依我看,这是一种写字用的高档用纸,可以快速的将墨水吸收,防止跑墨。。。

寺院里的大厨听了哈哈大笑:愚昧呀,

愚昧,这分明是五星级酒店里用的餐巾纸,却说是什么写字用的什么纸。。。

老方丈听后,拿起一片卫生巾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然后又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软软的,绵绵的,感觉好极了。

老方丈轻轻的点头含笑说:阿米陀佛,老衲感觉大厨智障和尚所言极是呀,诸位可亲自体验一下。。。

于是,所有和尚都手持一片卫生巾,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又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

除了一直一脸严肃的寺医智湣和尚,他反复的拉扯着,仔细的打量着卫生巾,突然大呼一声:方丈,大事不好,这东西不是什么摸桌布、刷碗布、更不是什么写字用纸、餐巾纸,而是救命用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